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

新华社北京12月31日电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以下简称外商投资法)实施,明确要求制定配套法规,细化法律确定的主要制度,形成可操作的具体规则,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作为外商投资法的配套法规,《实施条例》严格贯彻外商投资法的立法原则和宗旨,更加突出促进和保护外商投资的主基调,增强制度的可操作性,保障法律有效实施。

三是加强外商投资保护力度。《实施条例》对外国投资者投资的征收补偿、禁止利用行政手段强制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转让技术、保护商业秘密、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机制等作了细化,明确外商投资法第二十五条所称政策承诺的具体内涵和要求。

        基于此,通过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来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成为各方共识。这一决策不仅能达成“做大做强”的战略目标,还能满足高校对研究生教育资源的需求。从财政角度来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成本较低,有的甚至还可以收费,无论对于上级主管部门还是高校来说都是利好消息。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简单来说,就是要纠正“学术化”倾向,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让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回归专业的位置。所谓专业学位本就是“舶来品”,专业学位一词在英语中是professional degree,就是特定职业的“职业性学位”。所以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就是破解这一难题的关键所在。

        众所周知,高校的研究生教育历来是以培养学术人才为目标的,无论是培养制度还是教师的训练,无不以学术为目标。而培养高层次职业型、实践型人才的专业能力,显然不是其优势所在。实证研究结果显示,除部分发展较好的专业学位项目外,专业学位研究生对学业的满意度不高,高校教师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质量评价也明显偏低,社会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认可度也并不理想。

四是规范外商投资管理。《实施条例》明确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落实机制,细化外商投资企业登记注册、外商投资信息报告制度。

        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意味着让职业系统发挥更大的作用。既然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为职业和行业而设立,那么行业的介入是理所当然的。其实相关行业早已介入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比如一开始就有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但这种介入力度显然不够。政府提出“积极引导、鼓励行业、企业及社会力量支持、参与专业学位教育”,仅仅鼓励和引导是不够的,对于本行业和职业系统的人才需求,行业最有发言权,理应扮演主导角色。但以行业组织为主导,并不意味着弱化高校的责任,而是在新的合作基础上培养出更适合行业需求的高质量专业人才。专家指出,行业普遍缺乏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动力,其原因就在于行业迄今只是一般性参与,缺乏主导性参与机制。

        总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近几年的跨越式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教系统的推动,而当前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完全在高校围墙内部进行,行业系统少有实质性参与,这是导致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困境的症结所在。要改变这一格局,就必须跳出教育本位和高校本位的思维模式,加强与行业系统的密切合作,且在这种合作中,行业组织应占据主导性地位。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把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与职业实践更密切地结合起来,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才能更具有职业的导向性和针对性,否则难以达到预期的政策目标。(作者:陈洪捷)

        但是,专业学位与学术学位研究生的区别在哪里?专业学位研究生需要怎样的知识基础、培养模式和师资队伍?培养质量如何保障?对于这些问题,不论是决策者还是实施者,都还缺乏一个清晰的概念。按照权威说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针对社会特定职业领域需要,培养具有较强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能够创造性地从事实际工作的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与相应学术学位处于同一层次,只是培养目标和内容各有侧重。但问题是,高校自身是否具备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条件?

       其实,行业在行业性人才培养和使用方面有其优势,能够根据行业实践需要,为人才培养制定更有针对性的培养方案和质量标准,并为培养过程提供有力支持。而高校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落实培养过程。也就是说,行业在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中应当发挥更大作用,落实到课程设置、教学、考核以及学位认定等具体环节。当然这只是原则,专业学位研究生是一个复杂的领域,不同行业和职业有其特殊性,且硕士层次和博士层次的专业学位与相关行业的关系,也有很大差异。所以在具体的制度设计时还要充分考虑到不同行业和职业的差别。

《实施条例》施行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期限暂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实施细则》同时废止。

此外,《实施条例》细化了现有外商投资企业组织形式等有关的过渡期安排,保持当事人权利义务的稳定。明确了港澳台投资的法律适用,保持港澳台投资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并对政府和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本条例的行为规定了相应的法律责任。

一是鼓励和促进外商投资。《实施条例》提出要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规范外商投资管理,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同时,对中国自然人与外国投资者共同投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制定和调整程序、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境内投资的法律适用等问题作了明确规定。

二是细化外商投资促进具体措施。《实施条例》规定外商投资企业平等适用国家支持企业发展的有关政策,依法平等参与标准制定、政府采购活动;建立健全外商投资服务体系。

        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种种问题,归结到一点,其实就是政府指出的“学术化”倾向。造成“学术化”倾向有两个成因,一是由于高校在研究生教育层次缺乏培养“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的条件和经验,只是在原有学术型研究生培养制度基础上,通过修补和改造,制定出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方案。由于这套培养方式与职业和行业缺少联系,因此并不具备职业针对性。所以专业学位虽然号称是实践、职业导向的研究生教育,但基本还是按照学术型研究生培养套路进行的。在培养单位中,一般培养专业学位硕士和学术硕士的都是同一拨教师,可谓“两套体系,一套人马”。二是由于高校缺乏对职业实践的理解,无法为专业研究生培养制定清晰的培养标准,基本还是以学术研究生的培养标准来管理、评价专业学位研究生,这体现在课程设置、论文评价等方面。这两点导致整个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目标出现了偏差,面临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