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感器可让吞咽障碍患者在家中训练医生远程监控

吞咽障碍患者需要定期去医院就诊和进行吞咽训练,并且需要密切监测在训练过程中对喉咙的影响情况。不过最新研发成功的传感器有望改变这种情况,患者可以在家中让医生进行远程监测。 这种新传感器项目是由来自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副教授Georgia A. Malandraki和助理教授Chi Hwan Lee带领的,传感器会附着在患者的下巴和颈部之间,并通过收发器进行传输。

2018年至今,王笳舟带领驻村工作队员对接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暖流计划”公益项目和其他社会帮扶力量,为白家山教学点捐赠价值3万余元的爱心书包、图书和课桌椅、文体用品,为崆峒区部分山区学校捐赠价值4.4万元的11台净化饮水机……

好几次王笳舟开车到乡政府办事经过老林沟时,正好赶上放学,“小姑娘就趴在山下的石头上写作业,我喊她上车捎她回家,她说回去得干活,还要看护弟弟妹妹,还是写完再回家吧……”王笳舟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

王笳舟表示,他们最近在几所学校组织的两期励志教育讲座,就是为了唤醒贫困地区孩子学知识、学本领、树立理想、激发上进的“内生动力”,他期盼着,不间断的教育帮扶能够最大限度激发同学们的求知欲和上进心,以知识改变命运,让孩子们走出大山。(完)

Malandraki说:“我们希望提供一种可靠,对患者友好且负担得起的方法来治疗数百万吞咽障碍患者。目前许多帮助患者的设备价格昂贵,无法带回家,在许多农村地区也无法使用。”

当患者在自己家里进行几天至几周的吞咽锻炼后,传感器会测量并记录相关的肌肉活动。发送器将数据无线传输到云服务器,医生可以在任何时间或地点对其进行访问。如果没有可用的互联网连接,则也可以简单地记录数据以供日后阅读。

“这样下去不行,这孩子得住校,真不能耽搁!”王笳舟和驻村工作队队员们找家长做思想工作,联系学校安排住宿,买了被褥、衣物、洗漱用品,交了住宿费,把小海者送进了学生宿舍。秦海者班主任刘丽霞说,王笳舟跑得比学生家长都多,“说的话就跟父辈给咱说的差不多。”

当这个兰州人说着一口普通话走村入户开展“田野调查”时,老百姓却并不买账,“这肯定就是入户发放点慰问品拍屁股走人了,能干些啥。”风里雨里,王笳舟用他的实际行动消除了村民对帮扶人员的刻板成见。

并且,他对接实施“兰州大学教育扶贫奖助计划”,为贫困户子女资助20万元助学资金,还成功申请到“中央彩票公益金润雨计划”26万元项目资金,为两个教学点、关梁小学的教师宿舍和教室全都装上了空调,还配备了3台净饮水机和100套过冬被褥。

传感装置本身是柔性的,可拉伸的,并且制造起来应该相当便宜。它设计为可使用约10次,之后将其丢弃。科学家们现在正在通过其附属公司Curasis LLC将该技术商业化。

“消除代际贫困的关键在于发展教育。”王笳舟心心念的还是山区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他和学校团委商议,希望把学生支教队伍建立到峡门回族乡,兰大的本科毕业生作为志愿者,可在这里进行支教服务,后续毕业生也可源源不断地补充上来,这样就能有效缓解乡村教师储备不足的问题。

图为王笳舟向平凉崆峒区峡门回族乡白家山村老人叮嘱用药注意事项。梁璐 摄

“糟糕!天要亮了,可不敢迟到!”14岁的峡门中学学生秦海者急忙套上衣服,胡乱绑一下头发,便背着书包锁了院门,一路小跑下了山。像以往一样,她用将近两个小时赶到学校,然而此刻,才夜里两点多。